安润墨尔本律师事务所参加维多利亚州律师协会法律援助项目

为了鼓励安润墨尔本律师事务所华人律师更多地参与墨尔本本地的法律援助活动,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卓轩律师向维多利亚州律师协会递交了事务所参加法律援助项目的申请,并获得了律师协会的许可,正式成为法律援助项目的正式成员。

维多利亚州法律援助项目的建立和推行旨在协助维多利亚州社区内需要公益法律援助的个人和非营利性组织,寻找适合他们的法律服务。

logo-liv

安润墨尔本律师事务所,以华人律师为主导的第一家墨尔本跨州跨国律师行的身份,荣幸参与该维多利亚州律师协会的项目,标志着华人律师的专业水平和职业素质逐渐为澳洲综合社区所认可和信赖。

在澳洲收到警察,Fairwork, ATO的通知怎么办?

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朝难。在澳洲,无论是初来乍到的留学生,还是已经混迹澳村多年的老江湖,冷不丁遇到下面的状况也会抓瞎。

今天,安润律师行就一些日常生活中,华人可能遇到的简单却令人不安的法律问题,教你如何应对:

1.       收到警察起诉状,被警察带到警局怎么办?

 

在澳洲,如果被刑事起诉,被起诉的人一定会收到警察亲自送达的起诉状。起诉状上会写明警察根据哪一条哪一款提起的诉讼,基本的犯罪事实是什么,被起诉人几月几日要到哪一个法院参加第一次审讯。

 

你可以先在google上搜索一下起诉所依据的条款规定,最高的刑罚是什么。如果你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跟基本的犯罪事实相符,并且最高的刑罚你也能承受,你可以考虑做认罪(plead guilty)。一般情况下,主动认罪,属于可以减轻刑罚的情节,法官不会判处最高刑罚。除了主动认罪外,还应该考虑是否存在其它的求情情节,在认罪时一并向法官提请量刑时考虑。

 

如果你发现起诉状的事实部分不对,也可以认罪但是否认事实的部分。

 

如果你完全是被冤枉的,那么马上寻求律师的帮助,作无罪辩护。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钱请私人律师,那么可以在google上搜索”Legal Aid”,然后按步骤做申请。如果你符合要求,政府会为你安排免费的援助律师。

 

如果你是直接被警方从犯罪现场带走,那么记住一定要保持沉默。如果你的英文不够好,一定要警方安排翻译。即便翻译在场,你也要保持沉默,联系律师到场。在跟律师说完话之前,你可以跟警方说,你有权保持沉默。律师跟你见面后,通常会安排保释等程序。如果罪名不重,通常警方不通过法院直接安排保释程序。

 

请有心理准备:警方带你回警察局的时候,可能是深夜,你会因为受到惊吓或者压力而胡言乱语;因为翻译的水平不一,导致你的证词翻译后变得面目全非;可能因为你还在情绪中,会口不择言……上述种种情况都会对你的案件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

 

温馨提示:安润律师行的全国咨询电话是——1300 818 808,如果问题已经严重到你无法解决,请马上拨打电话联系我们。

 

安润律师行的刑事法律组从2010年开始就处理各类交通和刑事案件,从常见的醉驾超速和家庭暴力案件,到非常严重的贩毒,洗钱,强奸和绑架恶性刑事案件,我们的刑事律师都有丰富的经验为当事人提供最佳的辩护方案。

 

 

2.       收到Fairwork的调查信怎么办?

 

根据我们的调查显示,大多数的小生意都有可能存在违反以下几个劳工法的情况:

 

1.      没有按照最低薪金支付薪水。

2.      没有支付雇员养老金。

3.      本属于雇主雇员的关系,假冒服务合同关系。

4.      没有按照惩罚系数支付周末工作和加班时间。

5.      没有给员工付费病假和年假。

6.      没有给员工工资条(pay slip)。

上述的违反情况,一旦员工在工作期间收集证据(比如关于工作时间的记录,员工被迫签署或者给出的有ABN的发票或者收据,雇主和雇员间的电子邮件或者微信记录等),到Fairwork投诉雇主,雇主都会收到Fairwork的调查信。

如果只是小的违规,我们建议雇主积极承认错误,及时改正违规行为,补齐员工欠款。同时,找安润律师行进行合规后,由我们出信给Fairwork确认我们的合规结果,避免被Fairwork进一步究责和调查。

如果是非常严重的违规,雇主除了收到调查信,雇主的会计通常也会受到牵连,一起被调查,被邀请参加面试。这种情况下,请在做出任何进一步行动前,马上寻求安润律师行劳工法律师的帮助。

温馨提示:安润律师行的全国咨询电话是——1300 818 808,如果问题已经严重到你无法解决,请马上拨打电话联系我们。

 

安润律师行的劳工法组从2010年开始就代表各种规模的雇主公司和Fairwork交涉,为雇主在联邦法院的诉讼中应得最佳的结果。另一方面,劳工法律师还擅长维护457签证纠纷中的受害雇员,为受到骚扰或者不公平对待,而引发健康问题的雇员维护权益。

 

3.       收到税局的罚款信怎么办?

 

一些公司,由于账目混乱或者资金来源证明不清的原因,会在审计后收到税局的罚单。在会计完成了其整理账目的职责后,收到罚单的你就需要律师来帮你审查,是否符合税法的规定,或者是否有税法上的例外可以保护到你的行为。如果一旦发现税局审计的行为违规,或者存在执法上的失误,我们的税务律师就可以帮到客户,在税局内部上诉或者甚至在庭审上诉案件中赢得大幅度减轻罚款金额,或者甚至不存在罚款情况的结果。

 

因此,收到税局的罚款信,如果你对于税局审计做出的判决感觉不服,或者认为罚款幅度超过你可以接受的范围,你都可以来寻求税务律师的帮助。

 

温馨提示:安润律师行的全国咨询电话是——1300 818 808,如果问题已经严重到你无法解决,请马上拨打电话联系我们。

 

安润律师行的税务律师从2012年开始就参与各层级(联邦或者州),各类型(GST, income tax, stamp duty etc.)税收的政策分析,参与为客人在税务个案(”private ruling”)的解释和证明工作,以及直接代表客户在上诉和庭审案件中争取最大利益。

 

本文章著作权属于Accuro Legal 安润律师行所有。如果您转发此文章,请注明著作权所属。谢谢合作!这篇文章不构成法律意见,并且不能作为法律意见采纳和依赖。文章仅仅是为了提出对某件事情的总结和概括,并不能非常全面地做出解释。您在按照文章中内容做出任何行为或者依赖文章内容之前,请务必寻求法律或 者其它专业意见。

留学生亲历“帮人遭雷劈”

刚来澳洲的留学生都喜欢结交朋友,话说有朋友的地方就是家,一个人出门在外有几个可靠的朋友结伴而行也是非常重要的。然而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你朋友突然说要给你打一笔钱,让你帮忙取出来,那你可千万要三思。

 

20岁小钱(化名)刚来澳洲就遇到了这么一件奇葩的事,自己好心办了坏事,还差点去蹲大牢。小钱的一个朋友小黄(化名)突然有一天跟小钱说,“哥们儿,我朋友想转一笔钱给我,但是我最近换银行卡,新卡还没有寄到,钱取不出来,改天我叫他转到你的账户,然后你取出来现金给我呗?大概两三万。” 小钱平时和小黄多有交流,关系也不错,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当天,小黄找小钱说你帮我取几万现金。当小钱取银行的时候发现账户里面不止几万。每一家银行都有限制一天可以去多少现金,所以小黄就开车拉着小钱去CBD的不同Branch取现金,然后把现金给小黄。就在他们取钱的过程中,突然冲出来的警察让小钱瞬间傻了眼。他们两人当场被逮捕,原因是银行发现小钱的账户分别在不同的地方陆陆续续的被取出现金让银行工作人员起了疑心并通知了警察。警察在购物中心发现小钱的银行账户被再次启用时立马派出警员。

 

后来才知道,这笔钱是小黄用假的身份证从别人的银行账户里面盗取来的赃款,由于不想使用自己的账户被暴露,才找上了小钱。刚出国的小钱真的是一下子懵了,警方对小钱进行了多达8项的犯罪指控, 每一项都会让小钱坐10年的牢。作为一名大学留学生, 原本前途一片光明,刚刚步入大学对未来留学生活充满了无限的向往,如今却要遭受牢狱之灾,这种打击对于小钱来说简直不敢想象。

无助的他找到我们安润律师行,我们的律师了解了所有的细节和线索,认真在和小钱交流之后确认小钱情况。

 

安润决定为小钱去和警方协商,经过和澳洲警署的不断沟通和周旋,在交涉的过程中警方才确认她是在别人的指使下参与的犯罪,整个过程中并没有从中受益。警方愿意接受的一个主要让步就是可以取消对小钱的8项指控,但是要对怀疑是违法而得的赃物处理而认罪。这个控告跟原来的控告相比减轻了很多,这个控告最严重只能判处3年监狱。但是小钱的行为确实是触犯了澳洲刑法,法律永远对每个人都是公证的。

 

在考虑到客户的情况和案件的过程,律师帮小钱拿到了Section 9, 也就是说在之后的两年中小钱安分守己,不再触犯法律的话,是不需要有任何其他的惩罚的。

 

小钱也非常满意这个结果,并表示以后再也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了。并表示以后一定会遵纪守法,帮助朋友之前问清楚具体情况伸出援手。

 

本文章著作权属于Accuro Legal 安润律师行所有。如果您转发此文章,请注明著作权所属。谢谢合作!这篇文章不构成法律意见,并且不能作为法律意见采纳和依赖。文章仅仅是为了提出对某件事情的总结和概括,并不能非常全面地做出解释。您在按照文章中内容做出任何行为或者依赖文章内容之前,请务必寻求法律或者其它专业意见。

新财年、新政策!配偶签最新担保政策全解!!!

当很多小伙伴还在焦急移民局再一次延长了配偶签证审核时间的同时,其实移民局也再一次默默提高了配偶担保的要求。下面将会详细解析,以便各位在准备配偶签证的同时可以更加符合移民局的最新要求,缩短审核时间,从而帮大家快速拿到宝贵的澳洲永居!

早在去年11月18号,移民局公布了对配偶担保人的新要求:

1.      必须提供澳洲警察局犯罪记录检查,如果担保人在任何其他国家生活过12个月以上,也要提供这个国家的警察局犯罪记录检查并做公证;

2.      担保人必须同意移民局向申请人公布其所有相关的犯罪记录,如果担保人不同意,就会被拒签!

现在7个多月过去了,移民局又再一次更改了配偶签证申请程序!从2017年7月1日起,申请人必须在递交签证前提供担保人所有的移民记录证明、警察局犯罪记录检查和品格记录,移民局有可能因为担保人的品格和犯罪记录而拒绝承认担保人有担保资格,从而拒签!根据我们的经验,这项新规定不仅适用于7月1日之后递交的申请,之前递交但尚未下签的申请也要补齐这些材料。

这个最新要求适用于在澳洲境内或境外的所有配偶签证申请,尤其影响的是在澳洲境内并且签证即将过期的申请人,和对担保人过去的犯罪记录及品格记录不了解的申请人。

安润律师行最近处理了一个真实发生的案件,在申请人Emma (化名)不知情的情况下,移民局联系了她的担保人,要求其提供自己的警察局犯罪记录证明并签署同意书声明同意将自己的犯罪记录向申请人公布。Emma的担保人几年前曾因醉驾导致驾照被吊销的情况下驾车,导致严重意外而被判处监禁,担保人羞于将自己坐过牢的事实告知Emma,便自己做了犯罪记录申請,将其提供给移民局,无视了签署同意书的要求。本以为自己的配偶签证万事大吉的Emma不久后竟然收到了移民局的拒签信!因此她找到安润律师行帮她提起上诉。

如果您正在准备申请配偶签证的材料,我们强烈建议您不要仅仅把精力放在证明你们的配偶关系属实上,为了满足配偶移民的新政策,请也格外留心申请人和担保人個人的犯罪和品格记录。

在澳洲如何选择合适的律师

澳洲沿袭了大不列颠的律师模式。从业的律师主要分为事务律师 (“Solicitor”) 和诉讼律师(”Barrister”)两类。

顾名思义,事务律师多数做的是协助客户谈判,起草文件,准备证据,完成交易成交等工作。诉讼律师则通常只专研一个领域或者学科的法律,在该法律的司法管辖区内代表客户参加法庭审讯和辩护。诉讼律师不能直接联系和接触客户,必须通过事务律师和客户有效地进行沟通和交流。

涉及到重大和复杂的诉讼案件,事务律师和诉讼律师必须发挥各自的专长,才能为客户争取最好的结果。一个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到事务律师需要和客户充分沟通,协助客户收集最多的有利证据,查阅大量法律法规,将证据按照诉讼律师的要求整理,供诉讼律师诉讼时使用。

由于能跟顾客顺畅沟通是事务律师必备的重要素质,因此律师协会也会推荐客户寻找可以与自己顺畅沟通,即说自己语言,以及和自己文化背景相近的事务律师。

那么,究竟有哪些业务通常是寻求事务律师的协助呢?

1.      民用和商用的产权转让业务。也就是俗称的过户。除了律师外,为了节约费用,许多人也会寻找过户师(“conveyancer”)做这一流程。但是,过户师只能做过户程序,没有能力审阅合同,所给的意见不具有法律效力。如果一旦出现违约行为,过户师也不能像律师一样给对方发违约通知。复杂的商业产权转让,涉及到复杂的尽职调查(DueDiligence Check)。一些收购和融资项目,政府机关会要求申请方出具法律文书。这些项目都必须寻求事务律师的协助。

2.      民用和商用的合同审阅和修改。商业贸易中最常见的合同协议包括——贸易合作合同,租约,雇佣合同,供销合同,信托合同,借款合同,购销合同,股东合同以及并购合同。

3.      商业贸易谈判。在大宗贸易,并购,上市或者项目授权的谈判程序中,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启用事务律师作为其团队中的一员。事务律师不再仅仅呆在办公室,得到客户指示后,将谈判内容制作成法律文书。而是,和客户一起,直接在最前线,一气呵成完成谈判和法律文书制作的相关流程。这种服务模式由于其灵活性和定价的可预见性,适应了公司客户的阶段性项目谈判需求,越来越受到公司客户的欢迎。

4.      各类复杂的申请流程。无论大到公司企业的上市申请,商标申请,金融牌照申请,重大的保险事故申请,还是小到个人的移民申请,保释申请,离婚申请,遗产执行申请,由于这类申请涉及到复杂的法律法规,要求较高的论证依据,一般都需要请事务律师协助完成。

5.      简单的诉讼庭审。相比诉讼律师,事务律师同样会代理客户出席庭审,但是通常代理的案件都是法律问题较为简单直接的案件,比如一般的刑事案件认罪求情或者辩护,没有带多争议的离婚财产抚养权纠纷案件,包括VCAT,AAT等在内的仲裁庭等。

有的人比较形象地将事务律师和诉讼律师的关系,比拟作家庭医生(General Practitioner)专家医生(Specialist)的关系。

如果你的案件涉及到非常复杂的法律问题或者证据争议,你的事务律师会为你推荐适合你情况的诉讼律师参与到你的案件中。

事务律师在选择诉讼律师推荐人选时,通常会考虑该诉讼律师的专业领域,资历,是否为英女皇御用律师等因素。由于诉讼律师的收费非常昂贵,而且是严格按照时间收费,因此事务律师一定要在工作开始前,就要把预计的费用告知给客户。

要“小三”还是要签证?澳洲移民局:“渣男”滚粗

阳光海滩、幼儿奶粉、米兰达可儿,澳大利亚可谓是人们最向往移民的国家之一。今天我们要和大家分享的案例是一起在婚姻问题中所产生的移民纠纷,案件中的男主人公,也是我们的当事人,就因为所谓的“家务事”,而差点被取消签证。

小辉女(化名)是一名求学澳洲的中国留学生,在一次英雄联盟的排位赛中,与身在中国的小金男(化名)携手抗敌,二人随后便在游戏中结为亲密队友,还互加了微信。一段时间的游戏cp后,两人对对方的热度和依赖不断攀升,拿着小金男准备的机票,小辉女踏上了千里寻爱的征途。很快,二人注册结婚,从此正式迈入婚姻的殿堂。婚后的小金男决定跟随小辉女定居澳洲,于是双方分别作为主副申请人,成功申请了州担保技术移民签证,两人顺利拿到了澳洲永居。

平淡的日子总有波折,升职后的小金男工作变得越来越忙,常常早出晚归,而公司里一种“小三”的传言不胫而走。原来,小金男在公司常常和一位女同事一起见客户、做项目,双方工作上很有默契,成为公司业绩上的常胜将军,更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该谣言一出,立刻使得小金男和小辉女这段刚刚建立不久的婚姻关系变得岌岌可危,好在小金男极力挽救,向妻子澄清了和公司里所谓“小三”的关系,才保住了这段婚姻。

“小三”事件引发的波折刚刚平息,不料另一个波折却悄然而至。有一天小金男意外的收到了澳洲移民局的一封通知:澳洲移民局掌握了部分证据,怀疑小金男在婚姻关系中并未排除第三方,并以此为由考虑取消其签证,并要求小金男给予合理的解释。
夫妻间的小打小闹怎么就上升为政治问题?
澳洲移民局的法例规定:如果双方在婚姻关系中不能排除第三方,那么就不符合移民法定义的配偶/伴侣关系。

所以如果小金男不能给出合理的解释,便会面临永久签证被取消的危险。万般无奈的小金男选择求助于安润律师行,委托我们的移民律师帮自己保住签证。
接受小金男的委托之后,我们首先向小金男详细了解所谓“小三”的来龙去脉以及小金男和小辉女的婚姻历程,并帮助其一起准备相应的证据支持,随后又根据所掌握的资料,对移民局提出的证据进行一一反驳,巧妙地回避了移民局关于婚姻之中存在“第三者”的假设,解释当事人和所谓的“小三”,实际上只是业务合作关系,强调小金男和小辉女一直都视对方为彼此的唯一伴侣。

经过不懈的论证和实证,我们最终向移民局解释清楚了当事人和第三方之间的“暧昧”关系实属误会,成功说服了移民局放弃取消其签证,为小金男保住了永居的身份。

其实,在澳洲,和小金男同病相怜的案例不在少数,在这里安润律师行建议大家:选择移民澳洲之前,最好先向专业的移民律师进行咨询,以免踏进误区;在遭遇到移民纠纷时,也不要慌张,要及时向律师求助,我们的移民律师会竭尽全力为您保驾护航,避免蒙受损失。

澳洲刑法,没有“私了”

学生时代和别人发生口角进而动手几乎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事情,尤其是男孩子。但是在澳大利亚,这足以被以刑事罪论处。

小柒(化名)在一间便利店打工,偶遇三个壮汉来店里偷窃。眼看他们将店内商品偷偷夹在衣服里企图带走,小柒便上前制止进而双方发生口角并且动手。发生的一切都被店内的监控录像拍了下来。后因某种原因,小柒追赶对方到一条街之外的地方双方又动起手来。事后,对方报警,小柒面临四项指控:(1)打架伤人(Common Assault)(2)私自携带或使用管制刀具(Possess or use aprohibited weapon without permit)(3)打架伤人(CommonAssault)(4)攻击导致他人身体受伤害(Assaultoccasioning actual bodily harm)随即,警方便扣留了他的护照并限制了他出境,还要取消他所持有的学生签证。

【在中国,遇到同等问题,人们更倾向于“私了 (liǎo)”,但是在澳大利亚是不存在的,任何刑事案件警察一旦接受报案后都将提起刑事起诉。】

安润律师行接手了案件后,我们的律师了解了本案所有情况和细节,结合了便利店老板主动提供的闭路电视录像,认真观看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后,决定为小柒提出和警方协商,请对方取消两项“打架伤人”的控告。

【因为在澳大利亚的法律范围内,如果被警方控告后的第一次上庭就承认警方所指控的罪责,被告人则可以获得25%的“折扣”,也就是说无论最后的处罚是金钱上还是牢狱时间上,都可以得到25%的减免,因为法庭认为被告人节省了法庭和政府的时间和精力,遂予以奖励。相对的,如果第一次上庭,被告人不认罪,则需要安排第二次上庭,而第二次上庭前,警察需要针对所有他们之前作出的起诉准备一份Brief,即所有的证据整理,来坐实被告人确有其罪,在一次又一次的庭审过程中,被告人的25%折扣会不断减少,直至到0%。所以如果被告人在中间的某一时间认罪的话,则会享有介于25%-0%之间的折扣,包括罚金或牢狱期等】

经过多番和警察的周旋,我们的律师成功将小柒的两项打架伤人罪名打掉;将最高可以判处14年刑狱的“私自携带或使用管制刀具”重罪打成了连任何案底和犯罪记录都不会留下的Section10,只需要Good Behaviours Bond (良好行为保证)六个月,也就是说在宣判后的六个月内,小柒只要不再与人发生冲突,期间行为良好,不被起诉,六个月后即可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不留任何痕迹;将最高可以判处5年刑狱的“攻击导致他人身体受伤害”打成了Section 9

与此同时,我们还为小柒保留了签证,并且不留任何犯罪记录。这样的判决不会影响小柒的学业,也不会影响他未来想要移民来澳洲的愿望。小柒也非常满意这个结局,并表示,以后一定注意自己的行为,不再触犯法律。

关于澳洲家庭法的10大误解(二)

误解三
“办理离婚的同时,才可以分配财产和商谈孩子抚养权。”

在澳洲,一旦夫妻双方处于分居的状态,就可以开始对所有财产进行分配,并且商谈孩子的抚养权,并不需要双方办理离婚手续。夫妻双方通常只要满足以下三个要件就可以构成分居:

第一,双方不再有性行为。证据包括双方已经分床,分房睡。一方已经搬离原来的共同住宅。

第二,双方的经济已经分开。包括银行账户分开,收入分开存放,任何生活支出分开。

第三,双方的夫妻社会性行为被解除。比如一方或者双方向自己的亲人或者朋友告知分手行为。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但是分开吃饭,分开洗衣服等。

上述的分居状态一旦成立,任何一方都可以提出对财产和孩子抚养权立即进行分局后的安排。

上述的分居状态一旦满足一年,任何一方都可以单方提出离婚要求。

根据我们多年的经验,分居后拖延时间越久,越不利于双方对财产和孩子抚养权的界定和谈判。因此一旦出现分居状态,要么双方马上冷静处理后找律师将协议拟定解决争议,要么马上寻找律师留存证据为进一步诉讼做好充分准备。

误解四
“只有澳洲永久居民和澳洲公民才可以在澳洲的法院提起离婚,分财产和孩子抚养权的诉讼。”

根据国际法和澳洲家庭法的规定,只要提交诉讼申请的时候,提请人已经在澳洲居住满12个月以上,就有资格在澳洲提起离婚诉讼。如果双方的财产和孩子成长的主要发生地是澳洲,那么澳洲法院就极有可能根据最紧密联系地的原则受理案件。

误解五
去了家庭法院提起了诉讼,就会花费大量的金钱和时间才可以结束。

我们经常遇到分手的双方本以为可以达成一致,而不愿意诉诸法院解决的案件。殊不知,按照法律规定,如果离婚手续完成(离婚命令下达之日起算)的一年之内不提请财产分配的,则之后再想提请,除非法院考虑(1)有显失公平的情况存在,或者(2)有双方都同意共同再次提请诉讼的情况存在。否则,法院不会受理案件。

换言之,如果一方名下放了一大笔财产,用缓兵之计(扯大旗说大家好好说,不要上法庭)把对方拖到离婚后的一年都不提请诉讼,那么被拖方之后再想去法院就会难上加难。

事实上,根据我们的经验,去法院诉讼通常都是逼迫对方和解的最佳手段。95%的案件都能够在最后庭审前实现和解,从而避免了花费大量金钱和时间的情形出现。

回顾一下:关于澳洲家庭法的10大误解(一)

http://bbs.tigtag.com/thread-3897008-1-1.html

财富陷阱

以下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欧老板在中国是业内公认的企业家,5年前从父亲那里接手了一个亏损很严重的小企业,在这5年里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终于将其经营成为业内知名的大企业,公司的业绩可谓蒸蒸日上,在业内更是广受好评。
丹尼和凯文二人是多年的生意合作伙伴,在澳大利亚经营矿业公司。有一天,他们找到了欧老板,邀请他入股他们的矿业公司,还对未来的发展前景描绘了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蓝图,终于让欧老板决定将自己的企业扩张,在澳大利亚注册了投资公司并注入大量资金,取得了该矿业公司超过50%的股份,成为了公司最大的股东。
资产注入后,从未在澳大利亚经营过产业的欧老板自然摩拳擦掌,想一展拳脚,却限于对澳洲的一切一无所知,从而无从着手。所以他想到了寻求丹尼和凯文二人的帮助,于是向他们提出亲自管理该矿业工司、过目所有的账目款项,谁知却一直遭到丹尼和凯文的阻拦。而且,丹尼和凯文二人的态度也逐渐变了,从之前的积极联系、热情款待欧老板变得处处回避。除了联系欧老板索取进一步的资金以外,基本上他们从不联系他,也从来不给欧老板触碰企业的管理,也不会给欧老板了解公司的运营情况,而且欧老板提出到矿上视察也不允许。欧老板这才觉得自己是上当了,自此决定不再给丹尼和凯文输入任何资金。谁知,有一天欧老板却收到了他们发来的“Statutory Demand”【这是根据公司法法律下债权人发给公司的一份要求偿还债务的法律文书。法律规定,如果不同意按照文件内容在法律时效内支付,收到Statutory Demand的公司必须于收到文件的21天内到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New South Wales)申请撤销】。看着上面丹尼和凯文所追讨的所谓巨额“债务”,欧老板彻底傻了眼,并立刻寻求律师的帮助。
我们的律师在看了这份Statutory Demand后找出其在法律上的漏洞,立刻为客户向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提出申请撤销这份Statutory Demand。经过法律上的压力以及与对方律师谈判后,对方提出和解,同意撤销他们发给欧老板的Statutory Demand并支付我们客户90%以上的律师费用。对方经此一役后无论经济还是锐气都受到了挫伤。最后,在我们的律师协助下,欧老板得以顺利重组了项目法律架构,与对方结束了这段不愉快的合作关系,并取得了矿业公司里的所有资产。

本文章著作权属于Accuro Legal 安润律师行所有。如果您转发此文章,请注明著作权所属。谢谢合作!

这篇文章不构成法律意见,并且不能作为法律意见采纳和依赖。文章仅仅是为了提出对某件事情的总结和概括,并不能非常全面地做出解释。您在按照文章中内容做出任何行为或者依赖文章内容之前,请务必寻求法律或者其它专业意见。

预约

请填好以下表格,填好后我们的职员会尽快联系你

你所提交的信息都会被保密

Please leave this field empty.